连绵还绕的《古诗四帖》堪称狂草经典之作

辽宁博物馆馆藏草书《古诗四帖》,纸本,纵29.5厘米,横195.2厘米,传为唐代大书法家张旭所书。在名贵的五色笺上,“草圣”张旭以独特的狂草字体,纵情挥写了南北朝时期两位文豪谢灵运与庾信的古诗四首,共188字。其行笔婉转自如,含蓄又奔放,动静交错,忽重忽轻,有急有缓。线条或凝练浑厚,或飘洒纵逸,点画与线条的和谐组合,似满纸如云烟缭绕,又有飞檐走壁之险,实乃狂草书法的经典之作。

辽宁博物馆馆藏草书《古诗四帖》,纸本,纵29.5厘米,横195.2厘米,传为唐代大书法家张旭所书。在名贵的五色笺上,“草圣”张旭以独特的狂草字体,纵情挥写了南北朝时期两位文豪谢灵运与庾信的古诗四首,共188字。其行笔婉转自如,含蓄又奔放,动静交错,忽重忽轻,有急有缓。线条或凝练浑厚,或飘洒纵逸,点画与线条的和谐组合,似满纸如云烟缭绕,又有飞檐走壁之险,实乃狂草书法的经典之作。

张旭,生卒年不详,大约生活于唐玄宗朝开元、天宝(714年~756年)年间,唐吴郡(今江苏苏州)人,字伯高,官至金吾长史,故世称张长史。他是唐朝有名的“八大酒鬼”之一,和李白、贺知章、李适之、李进、崔宗之、苏晋、焦遂并称为“饮中八仙”。据说,张旭很喜欢在大醉之后挥毫作书,兴之所至,还会用头发当毛笔,蘸了墨水大写狂草。

还有一种说法,张旭的狂草是他在看了公孙大娘及其弟子练剑时的姿态而得到灵感。这种字体打破了魏晋时期拘谨的草书风格,在原有的草书基础结构上,将上下两字的笔画紧密相连,所谓“连绵还绕”。有时两个字看起来像一个字,有时一个字看起来却像两个字。在章法安排上,疏密悬殊;在书写上,一反魏晋“匆匆不及草书”的四平八稳的传统书写速度,而采取了奔放、写意的抒情形式。

晚唐文宗曾经专门下诏书,把李白的诗歌、裴旻的剑舞和张旭的草书定为天下“三绝”。有趣的是,虽然张旭为人和字体都如此狂放不羁,但他却是正宗的学院派出身。他是唐朝另一个知名书法家陆柬之的外孙,对于楷书、国画等也相当精通。其楷书得于“二王”,又独创新意,端正谨严,规矩至极,黄庭坚誉之为“唐人正书无能出其右者”。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