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生活能持续到什么年龄?

第1章 分手

明天就是男朋友秦牧扬的生日,我漂洋过海来给他过生日,本想给他一个惊喜,却未曾想惊喜倒没有,倒是给自己一个大大的惊吓。


下了飞机,坐上一辆出租车,人若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出租车走半道翻车了,擦伤了手臂,被警察送往医院的时候,我反应过来正想给秦牧扬打电话时,迎面走来一个男人搀扶着一个孕妇。

大着肚子挺的很高一看就像是至少有五个多月的身子。

我现在关注的不是那个孕妇。

而是孕妇身边的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的男朋友秦牧扬。

秦牧扬对那个孕妇小心翼翼的模样,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我秦牧扬和那个女人,关系绝不简单。

我走到秦牧扬的面前,尽量平复自己的心情,声音还算正常:“你这是在干嘛!”

秦牧扬一脸意外的模样,他很意外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震惊失措躲闪,再看看他身边的这个女人,挑衅的看着我,我的心里隐隐的像是明白了什么。

“秦牧扬,我在问你话呢?”

我的口气有些咄咄逼人。

秦牧扬没有立马就回答我的话,他看了看身边的女人一眼,就拉着我的手走,走了大概几十米米远我甩开他的的手,面部狰狞像个疯子一样愤怒的吼道:“那个女人跟你是什么关系,他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吗?”

他眉头紧皱,眼神里闪烁着愧疚。

我和他相识18年,他的一个眼神,我就知道他心里的想法是什么。

“木子,对不起!”

秦牧扬跟我说了五个字,五个字对于我来说却像是天打雷劈一般。

他觉得我伤的不够深似的,顿了几秒又道:“木子,我们分手吧!”

我踉跄的后退了几步,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耳朵里听见的话。

“啪!”我重重的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他没有丝毫躲闪的意思,接了这巴掌。

“你……你……欺人太甚!”我再也受不了眼泪像是决了堤的洪水似的一涌而出。

我们之间的恋爱关系,建立时间也不过三个月的时间而已,而那个女人的肚子却有五个多月大,也就是说他跟别的女人都有孩子了,三个月前他却跟我表白,让我做他的女朋友。

原来我就像是一个傻子一样被他耍的团团转。

他是我最爱是人啊,他是这十八年来里,对我最好的人啊,可如今却欺骗了我,玩弄了我。我此时此刻已经无法去形容我心中的愤怒,手不受控制的抬起重重的一巴掌再次的甩在他脸上。

同样,他依然没有躲开。

倒是那个女人过来,上来就狠狠的给了我一巴掌。

“我和他是在你之前,你有什么资格打他,要是论三儿,那个小三儿也是你。”

那个女人说我是她和秦牧扬之间的小三儿吗?

我捂着自己的脸,秦牧扬也震惊这个女人打了我。

“魏冉你在干什么,我们之间的事情不需要你来管,你先回去。”他吼着那个女人。

那个叫魏冉的女人见秦牧扬对她发了火,也不打算跟我纠缠什么就要走,我拽着她的手肯定不让她走:“事情没有说清楚,谁都别想走。”

“好啊!那我不介意跟李小姐说个清楚道个明白,让你清楚谁才是小三儿。”

魏冉也不是什么善类。

“够了,魏冉你闭嘴。”秦牧扬再次朝那个女人发火。

“木子,对不起,这事儿我会慢慢跟你解释清楚,你现在住哪家酒店,我送你回去。”

秦牧扬脸上疲倦的神色,他累了,显然是两个女人折腾的他身心疲倦。

“我要你的解释,现在!”

此刻,我愤怒得像是失去了理智,像是一个动物一般只想着发泄,我一把甩开魏冉的手,双手双脚就要往他身上发泄去。

他不躲,那个女人上来护着他,我愤怒到没有丝毫理智,一把推开她。

“啊!”

女人一声儿尖叫。

“魏冉魏冉,你怎么了?”

“牧扬,我肚子好疼好疼,我可能要流产了,牧扬我们的孩子。”

他拽着我的手,就将我甩在地上跪着。

我看着他着急的神色,抱起那个女人,他手上都是血,他疯狂的往医院里冲。

我的膝盖被碎石子扎破了,在疼也不及心疼。

那个女人趟过的地方大片的血,我反应过来,看着自己的双手才意识到自己刚才都做了什么。

医院的走廊里,秦牧扬依靠在墙壁上,一根又一根的香烟抽着,浑身散发着颓废的气息。

他在国外留学这几年,每年我都要去看他几次,竟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染上了抽烟的恶习。

通过他简单的叙述我知道了他和那个魏冉是怎么回事,他和魏冉之前参加过一次聚会,不小心发生了一夜情,魏冉怀孕了却没有告诉他,等肚子都三四个月了才跟他说。

也就是说,他跟我表白的时候,并不知道那个女人怀了他的孩子。

他没有欺骗我,也没有玩弄我。

“木子,你回去吧!是我对不住你。”

他抽完又一根烟,抬眸对我说。

他还是要跟我分手,可是我不同意,我怎么会同意呢,我是那么的爱他啊!

我爱他已经爱到骨子里了,我不能没有他。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你……可以让她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也可以和她一起抚养这个孩子,我不介意的,我也会帮着你一起照顾,甚至我可以不生自己的孩子,只要你娶我别娶她!好吗?”我蹲在他面前,将脑袋埋在他的腿上,卑微的祈求。

我从来没有这般卑微过。

他知道,我是个怎样的性子。

这样的卑微我从未有过。

秦牧扬抬起我的头,震惊的看着我,他的手指轻柔的捻去我眼角的泪:“木子,对不起,我不值得你这样,不值得!”

“值得,值得的,你可知道我有多爱你,你比谁都知道,我等了你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你的表白,我不想放弃你,求你了,不要,别不要我好吗!”

我也也没有了刚才打人的那种张牙舞爪的气势,现在有的只是脆弱。

我怕这个男人不要我。

他轻轻将我推开。

我不甘心,从后面抱住他的腰,将脸埋在他的后背不停的蹭着:“我不介意,我真的不介意!”

可是他还是掰开了我的手:“就算没有魏然肚子里的孩子,我们也走不到最后,别忘了我们是兄妹!”

第2章 相遇

我妈打电话来的时候,我正宿醉醒来。


我妈跟我说,你二哥下个月三号回国结婚,你请几天假,帮着家里忙着些。

他结婚让我这个前女友帮着准备婚礼?

还能在讽刺一点吗?

我拿着手机贴在耳边,另一只手揉着发疼的脑袋,声音嘶哑低沉跟我妈说:“不回去,忙着呢?”

我妈听了声音立马拔高了:“你不回来怎么能行,你秦叔叔会不高兴的,再说了你二哥对你那么好,他结婚你都不回来,他心里也会不舒服的。”

妈妈说我不回去,二哥心里会不舒服,我真的很想冲她一句,如果我回去了,我和二哥心里都不会舒服。

晚上下班的时候,同事说要去砀山玩几天,问我去不去,我想了想自己也没有什么事儿,就说也去。

在家收拾行李时,秦叔叔打来电话,也就是我的继父。

秦叔叔上来就说:“木子,你大哥在c城出差,你跟着他的飞机回家吧!”

继父口中的大哥也就是秦牧森,秦氏集团的总裁,国内十大黄金单身汉榜首。

只是这人我很不喜欢甚至是厌恶痛恨恶心,他每次看我的眼神都很瞧不起,他瞧不起我也瞧不起我母亲。

我跟这个继父感情也一般,我对他尊重他对我客气,就是这样。

继父亲自打电活给我,我很难在拒绝,只能逼着自己说了声儿:“好。”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秦牧森的司机带到机场的VIP候机室时,VIP候机室里有几个人,都是站着的,只有秦牧森是坐着的。

他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黑色西服,额头的碎发往后梳着,手里翻着一本体育杂志,虽然我很讨厌他,但是也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他长的很帅身材很好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

我觉得我应该是本年度最杯具的人,国庆假期被自己的母亲逼着回去参加自己心上人的婚礼,这就算了,还要坐秦牧森这个人渣中的战斗渣的私人飞机回去。

我跟他一直都不对付,上次见面还是除夕过年的时候,换作以前为了少惹事,或许我会开口叫声大哥,只是现在心里不顺,叫声大哥或者秦先生都不愿意,他厌恶我,我也恶心他。

相看两厌,彼此就都不装了。

秦牧森抬眸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眼神里有那么几分的厌恶,就低下头继续看着自己手里的杂志。

我本想识趣的找了个角落位置坐下,谁也不搭理谁的,正好秦牧森的一个女秘书端咖啡过来我就这么一转身就撞翻了秘书手里的咖啡。

咖啡的液体顺着秦牧森的胸口一直流到他的西裤裆部,我看着内心想艹天,这都叫什么事儿,我怎么就这么倒霉。

我只能硬着头皮不情不愿的嘟了句:“对不起。”

原本是打算拿纸巾给他擦一下,没想到秦牧森抬起胳膊就将她挥出去,冷声吐出五个字,“别碰我!”

“别碰我!”这是他这十年里对我说的唯一一句话。

我赶紧收回伸出去的手,看秘书给他处理,两人眉来眼去的,怎么看都像有一腿的样子。

飞机在桐城停下。

迎面上来两个人,让我的脸色变的难看起来。

秦牧扬也就是我那心心念念的二哥,我最爱的男人,正小心翼翼的搀扶着肚子又大了很多的魏冉。

我很没出息的鼻子发酸嗓子发疼,豆大的泪珠,砸在手机屏幕上,赶紧伸出手擦掉,我觉得自己的行为像是一个小偷一样,怕被人看见。不知何时起流泪对我来说都成了一种奢侈的行为。

“李小姐也在这儿啊!真巧!”魏冉故意声音很大。 

我并没有抬头回应,继续看着自己的手机,因为我怕别人看到她红红的眼眶。

秦牧森显然生气木子没有礼貌回应他的弟媳妇。

开口对我说了这十年来的第二句话:“坐后面去!在这儿碍事儿!”

我低着头拿着手机,走到了后面,泪珠子就是止不住的一颗一颗的往下掉。

恨!自己没出息。

可怜我连用余光打量秦牧扬是何脸色的出息都没有,我怕别人看到我的卑微。

秦牧森见到自己唯一的弟弟看样子心情很是不错,笑着对秦牧扬说:“你小子可以啊!赶在大哥前头娶妻生子了,真快,大哥真为你感到开心。”

秦牧扬声音没有多大的喜色:“大哥,婚礼简约一点,我不喜欢太麻烦!”

秦牧森说:“我秦牧森唯一的弟弟的婚礼怎么能简约,再说婚礼简单了,魏家也不同意啊,你和魏冉你们两个真是登对极了,难得你喜欢的人,与我们家门当户对,这样奶奶和爸爸也不会不同意。”

秦牧森的话音并不高,可是我却觉得他就是故意的。

我和秦牧扬之间的事儿,秦家人没有人知道,我想秦牧森也是不知道的,或许是自己太敏感了。

但是秦牧森的话,却点醒了我。

秦牧扬说的对,就是没有魏冉肚子里的孩子,我和他也走不下去,我出生低微,他是秦家的二少爷,我的母亲又是他父亲的填房,说填房都算好听的了,我母亲跟了他父亲十八年,然而还没有那一纸证书。

当时,秦老夫人同意我母亲进秦家门的要求就是,秦叔叔不得与我母亲登记。我和我母亲在秦家跟下人无异。

在秦家,佣人们喊秦牧森秦牧扬大少爷二少爷,喊我却是李小姐,而不是小姐,多了一个字身份就有了天差地别。

从最开始我就不应该对秦牧扬抱有幻想,如今这般难过纯属是自己自找的。

我从包里掏出纸巾擦了擦眼泪,哭能有什么用呢?秦牧扬就能回到我身边吗?

显然不能。

正当我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时,魏冉叫了我的名字。

我没有回应,魏冉又开口:“木子,坐前面来吗,大家一起聊聊天,一个人坐在后面多无聊啊!”

我抬头看了下她,还是回了句:“不了,我有些累了,想在后面休息下。”

我看见秦牧森看我的眼神充满了嘲弄,而秦牧扬始终没有回头看我一眼。

我就听秦牧森对魏冉道:“小冉,在秦家主仆有别,什么人坐什么位置,人要拎得清自己的身份。”

魏冉一副佯装天真无知的样子,问秦牧森:“木子,不是秦家的养女吗,你和牧扬的妹妹吗,怎么会是佣人呢?”

秦牧森看了看我嘲讽的表情惹人厌恶。

“秦家什么时候领养了女儿,小冉你可能误会了。”秦牧森说。

魏冉:“是吗?”

“够了,别说了。”秦牧扬的语气里含着火气。

第3章 争吵

我听了他们之间的对话,面无表情的闭上眼睛假装休息。


飞机降落后,秦牧森跟秦牧扬和魏冉坐一辆车在前面,我跟着工作人员坐后面的一辆车。

到了秦家大宅,秦叔叔和秦老夫人带着佣人和我母亲在门口迎接秦家的未来二少夫人。

我隐在人群中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想直接进自己的房间,热闹的场面向来不属于我。

再说我在飞机上掉了一路的泪珠子,眼睛这会儿肯定红的跟兔子眼似的。

我妈还是拽着我,将我拽在秦叔叔和秦老夫人面前,让我跟他们打招呼。

我没办法只能醒着头皮道:“秦叔叔,老夫人,我回来了。”

我不能跟着秦牧森和秦牧扬叫奶奶,因为秦老夫人不准我这样叫。

我也很识趣,不让叫就不叫。

秦叔叔对我客气的笑笑:“回来了啊,快跟你母亲进去歇歇吧!”

我跟着我妈进了我住的小房间。

我妈摸着我的脸心疼说:“怎么回事儿你,怎么瘦成这个样子,还有你眼睛怎么这么红,你哭过了?”

我拿开母亲的手,随便找个理由搪塞道:“哪有哭过,最近工作太累老是熬夜,眼角膜发炎,养养就好了,妈你出去吧!我很累想睡会儿。”

我妈见我人已经躺在床上了,就拍拍我的脑袋:“那你睡吧,等吃饭的时候我叫你。”

我想了想道:“妈,吃饭的时候你别叫我了,我不想吃,你就说我晕机。”

我真的不想面对秦家那一大家子人。

“这怎么能行呢,你叔叔会不高兴的,你乖听话。”

我妈说完就出去了,她从来只在乎秦叔叔会不会高兴,从不过问一下我这个女儿心里会不会高兴。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还是去了。 

秦叔叔坐在主位,二儿子不仅娶了个门当户对的好媳妇还怀孕了,自然开心。

就对秦牧森道:“你弟弟都要结婚有小孩儿了,你也要抓紧了,你都三十一了。”

秦牧森笑笑说:“门当户对的好姑娘哪里那么好碰见还要相互喜欢。”

我听了心里嗤笑,继续扒着自己碗里的饭。

“牧扬给小冉夹点她喜欢吃的菜啊,别光顾着发愣。”

秦牧森的声音响起。

“牧扬我想喝汤,你帮我盛一碗。”魏冉娇柔的声音响起。

像刀子一样割着我的心。

“婉婉,木子今年也不小了吧!”

秦叔叔问我妈。

我直觉不好,莫非他想给我相亲。

“木子今年二十三了,姑娘家这个年纪确实不小了,我还想着让你和老夫人看着哪家小伙子不错,给她说一个呢?”

我妈温柔的声音对着秦叔叔。

“那个厨房买菜的王厨子家的儿子,跟你女儿年纪差不多,我看跟你女儿很般配门当户对,就他吧,改明儿安排一下,姑娘家年纪大了,老在别人家待着像什么事儿,家里还有牧扬牧森两个男孩子,住着一个大姑娘,像什么事儿。”

秦老夫人对我妈道。

秦老夫人和秦牧森一个样儿,瞧不起我们娘俩。

我妈脸色难看,她是本想借机让秦叔叔给我找门好婚事儿的,没想到秦老夫人要将我嫁给一个买菜厨子的儿子。

“奶奶,王阿姨,木子还小急什么,再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相亲,木子见着喜欢的自然就会谈,你们别瞎操心了。”

秦牧扬看了一眼我,解围道。

而我并不感动。

只觉得狼狈,他能娶豪门千金,而我只配嫁秦家佣人的儿子。

秦牧扬对我很好,秦牧森和秦老夫人看不过去不是一天两天了 

晚饭后,秦家一大家子人都坐在沙发上,围着魏冉肚子里的孩子,话题不断。

我和我妈无论在这个家里待了多长时间,永远都像一个外人。

我上三楼自己的小卧室,楼梯口有一部手机,纯黑色的看不出什么牌子,我想应该是杂牌子,家里佣人的,我捡起来正打算去找管家,让他问问是哪个佣人掉的时候。

刚转身下楼就看见陈阿姨,面色凶煞的看着我:“大少爷的手机怎么会在你手里。”

我没有想到手里这个认不出任何牌子的纯黑色系手机,竟然是秦牧森的。

想来肯定不是什么杂牌子了,而是私人定制

“我在二楼楼梯拐角捡到的,原来是他的,那给你,你交给他吧!”

我说着就把手机递给陈阿姨。

陈阿姨刚接过,秦牧森就出现了,冷冷的声音对陈阿姨道:“把卡抽掉给我,手机就扔掉。”

我听了心里嗤笑,至于吗,我不过就是碰了一下他的手机而已,他就不用了。

呵呵……

我之于他来说,是有多脏才行。

想到下飞机的时候,他对秘书道:把飞机的座椅都给换掉,虽然声音不大,但是我却听见了。

所以跟他一同吃饭时,我会看他碰了哪道菜,他碰过的,我绝不会碰,不然这大少爷估计就不会在去夹我碰过的了。

我本想转身上楼时。

他跟我说了这十年来的第二句话:“你是不是忘记了,你应该走另一部楼梯!”

别墅很大,房子左右两部楼梯。

右边这一部,秦家的主人们走,左边是佣人们走。

他厌恶我,表现的太过于明显了,就差没在脸上写上,我讨厌李木子这几个大字了。

我从读初中就住校,尽量不回这里,每次回来都见不到他,久而久之也就没拿自己当佣人看,当然也不敢拿自己当主人看。

如今他的提醒,让我再次认清自己,我于这个家,连佣人都不如。

我走到他跟前,十年来第一次直视他,眼睛里似笑非笑:“抱歉,大少爷,我忘记了。”

这句话是我十年来跟他说的第一句

“那现在知道了吗?哼!”他发出一个不屑的鼻音。

与我擦肩而过。

我下楼,走另一部楼梯上三楼。

秦牧扬的婚礼在秦家大宅举行,我妈忙的脚不沾地还被秦老夫人训斥的跟条狗似的。

我心里恨,却不敢轻易发泄。

我不想看见布置婚礼的场面就躲在屋子里,管家叫我出去,说老夫人有事儿找我。

我只能出去,老夫人见我出来了,怒瞪着我:“家里不养闲人,你还愣着干嘛,还不爬梯子上去帮着把花儿粘上。”

家里那么多男佣人,还有园丁,却非叫我一个女孩子爬高上低。

我不想做,还未拒绝,我妈就道:“木子你人小体轻灵活,你上去弄吧,也算是给你二哥的婚礼尽下心意。”

早餐本就没吃什么,在梯子上干活有些头晕眼花的。

一不小心踩空了梯子,整个人往下摔去,我吓的忘记了尖叫。

下面都是大理石,如果这样摔死,也未尝不好,算是送给秦牧扬的新婚礼物,用我的血,增添几分喜色也是好的。

我没有摔在地上,而是落进了一个男人的怀抱。

男人尖叫出声儿。

“牧扬,你没事儿吧!”是秦牧森的声音。

我反应过来,知道关键时刻是秦牧扬救了我,在这个家也只有他会对我伸出援助之手。

秦牧森一把将我从秦牧扬怀里拽出甩在地上,扶起秦牧扬。

老夫人见她的二孙子受伤了,上来就是一巴掌甩在我脸上:“扫把星!”

我捂着脸,哭都哭不出来。

我受了这等委屈,我妈也只是替我向老夫人道歉,我错了吗?我没错,我又没有逼着二哥救我。

秦牧森架着秦牧扬回了卧室。

魏冉担心的跟在身后。

我也很担心秦牧扬的伤势,待人都散去后,我想去他卧室看看他。

还未到秦牧扬的卧室门口,就被人拽着胳膊,拉进了另一间房。

拉我的人是秦牧森,我比较好奇的是,他怎么不嫌我脏了他的手。

“李木子你最好认清自己的身份,若还敢对牧扬有什么非分之想我饶不了你!”

秦牧森指着我的鼻子警告道。

我吃惊的看着他,他怎么知道的。

“李木子,人也分三六九等,你在对牧扬有非分之想时,就撒泡尿好好照照你自己,就知道你自己配什么人合适!”

秦牧森说话狠毒很难听,虽然这十年里我和他之间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话,但我还是很清楚,他这张嘴里是对我吐不出什么好话来。

你要说他这个人不像个男人吧,偏偏他对别的人都很绅士。

五岁那年我来到他家,他说我妈是狐狸精,说我是下贱胚子。

12岁那年,他二十岁生日我妈亲手做了蛋糕,想要讨好他,结果他却将蛋糕扔在地上,对我妈说:“怎么讨好了老的,又想讨好我这个小的,你不过就是秦家的一个免费的保姆下人而已,还妄想做秦夫人,你配吗?”

他当着众人的面羞辱了我妈,十二岁的我有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架势,气不过拿着手里的小剪刀,像一头愤怒的小狮子,直接扑在他身上,不知道小小的我身体似乎却有着巨大的能量似的,竟然能将二十岁的成年男人扑倒在地,拿剪刀,就要往他脖子上扎去,我当时是真心想置他于死地的。

若不是大人拉的及时,可能我真的把他杀了,但是剪刀最终还是戳伤了他的眉心,直到现在他的眉心还有一块,很深的痕迹。

那是我的杰作,当然,我也付出了代价,我被关在少改所半个月,是我妈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秦叔叔,我才被放出来

那一次差一点就戳到了他的眼睛,所以他恨我厌我很有理由。

“说完了吗?”我冷静的看向他。

也许是我的过分冷静,让他嚣张的气焰消散了不少。

“滚出去!”他皱着眉冷冽的样子。

我转身就走。

“等等!”他突然叫住我。

我没有听,继续走。

他气急败坏抓着我的肩膀,使劲一扯,我的衣服被他从领口扯坏,露出里面淡粉的文胸。

我当场就怒了,我忍他不是一天两天了,而是很多年了。

我抡起巴掌就想打他,麻的,这个臭男人我真是见一次就想往死里打他一次,真后悔十年前为什么没拿剪刀将他活活的给戳死。

秦牧森从小就学武术,我的巴掌他轻易的就能拦下,反手将我甩在地上躺着。

我气不过还想起身跟他干,我内心住着一头倔强的小怪兽,永远都不肯服输。

但是上身的衣服脱离自己的身子,内衣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

秦牧森的眼睛却是紧紧的盯着我的xiong部看。

我骂道:“无耻下作!”

我说着就拿手捂着自己的xiong部。

秦牧森突然蹲下来,将我护着xiong部的两只手,拉开,还一把扯了我的内衣目光灼灼的盯着我的xiong部看。

这仿佛还不够似得,更过的的是他的手直接摸向了我xiong前的那块有大拇指盖大小的红色胎记。

手指还在那块红色的胎记上面重重的摩擦。

我羞怒极了,像一个泼妇一样在他手里边挣扎边大骂:“秦牧森你特么的下流无耻恶心,你特么的放开我。”

我很少爆粗,在别人眼中我算是个淑女,可是这一刻我被秦牧森逼的早已经没了淑女的半分样子。

秦牧森看了一会儿放开我,神情有些恍惚,踉跄的往后退了几步。

我赶紧把内衣整理好,将已经破烂不堪的衬衫裹在身上

心爱的男人娶妻生子,新娘不是我,一颗心本就苦不堪言。

然而秦牧森还这样侮辱我,我心里岂止是委屈,滋生的还有恨意。

我五岁到了秦家,五岁到12岁这七年,我和秦牧森都是住在这个大宅子里的。

那七年,我没少受他的折磨,他就像是一个变态的恶魔一般,往我的茶水里下泻药,差点让我脱水而死,往我的床上放毒蛇,我差点被毒蛇咬到。

十二岁那年,我拿剪刀差点杀了他后,我每天都活在恐惧之中,我怕他会报复我,还好那时他要出国读书了,可是他竟然在出国之前,找了社会流氓欺负我,若不是二哥及时赶到,我真的差一点就被那些流氓给辱没了,这些事儿在过去的那些年,真是太多太多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在他手底下活下来的。

我从地上起身,愤恨的瞪着他:“秦牧森你不是说我是下贱胚子吗?你碰了我这个下贱胚子,你岂不是比我还下贱!”

第4章 欺辱

夜里的时候我做了个噩梦,梦里一个看不清脸的男人,压在我的身上,像恶魔一样疯狂的撕扯着我身上的衣服,我怕极了,大声的叫着二哥,叫二哥来救我。


男人太重了,压在我身上我根本就无法喘过气来,我的嘴被他咬着,狠狠的咬着,口腔里充斥着血腥味。

梦太过于真实了,真实的我能感受到唇上的疼痛,以及男人大掌的温热,狠狠的揉着我的皮肤。

我就像是个浮萍找不到停靠的地方,漂浮来漂浮去,这种感觉难受死了。

当男人的大手伸进我的睡裙内,意识到这可能不是梦,我猛然醒来,皎洁的月光,透过玻璃折射进屋内,我看见男人的脸,有几分像秦牧扬,或许刚醒来,我还未足够清醒,我真的把他当成了秦牧森,一把抱住男人的脖子,热情的回应着男人的吻,唇齿呢喃间柔情似水道:“二哥,是你吗?我就知道是你,你肯定舍不得我是不是,二哥我爱你。”

正当我很深情的回应时,二哥的吻突然停了下来,他一把推开我,我的脑袋重重的磕在了床头上,然后我就听见卧室门被关上的声音。

我声音嘶哑一声声的叫着二哥,可是二哥就再也没进来过。

他这样莫名其妙的亲了我,将我一颗凌乱的心,骚扰的更加凌乱了,他到底想怎样!

第二天早上,我妈喊我吃早餐,我不想看见秦牧扬和秦牧森,就借故说自己生病了,不想起床。

我妈又是那句,你秦叔叔会不高兴的。

其实我挺瞧不起我妈这种女人的,为了所谓的爱,连自己的人格尊严都不要了,然而我与我妈又有什么不同呢,如果秦牧扬愿意与我在一起,我可能比我妈做的还卑微。

明天就是秦牧扬的婚礼,饭桌上秦叔叔和秦牧森商量着明天婚礼相关事宜,秦家是当地的豪门望族,秦家二少爷婚礼自然是要诸多讲究的。

魏冉一脸娇羞的依偎在秦牧扬身边,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木子是不是昨晚没睡好啊,双眼皮都肿成单眼皮了。”魏冉一副关心的样子。

我努力扯出一抹牵强的笑:“昨晚在画图,睡晚了。”

其实是哭了一宿,自从秦牧扬不要我后,我简直就像是孟姜女上身了,有掉不完的眼泪。

我工作辛苦我妈知道,家装设计师这一行向来都是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牲口用,就是放假也不能闲着,每天还是要抽空画图改图。

“a城是大城市,什么样的工作找不着,你非要跑那么远,工作一忙三餐就没个定数,木子你别去那么远工作了,就在a城工作吧,远东你说让木子在a城工作怎么样?”

我妈问了秦叔叔这话,我就知道她打的是什么主意了,秦牧森经营着本城最大的房地产公司,旗下更是有一家亚洲知名家装公司,我妈早就希望我能去秦氏工作,这样才有机会结识上流社会的人,将来可以嫁个有钱人,她的出发点是为我好。

只是她的爱不对。

秦叔叔看了看秦牧森就道:“牧森,木子也是美院高等生,去雅风装饰工作,我看不错,你意下如何!”

秦牧森厌恶我,怎么会愿意让我去他的集团工作,秦叔叔心里也清楚,他不过就是客气一下。

我也没说什么,因为我知道秦牧森肯定会拒绝,不仅如此他还会借机羞辱我一番。

“可以,雅风正好最近也在招设计师,节假日结束可以去应聘。”

我惊讶的抬眸看了看坐在我斜对面的秦牧森,他什么时候这么好心过。

秦牧森的眼神与我交汇,他的眼神里冷冷清清的,没有什么温度。

“木子,还不快谢谢你大哥!”

我妈很开心的拉着我的手,让我跟秦牧森道谢。

我思量了几秒开口:“谢谢大哥,只是我在那边的工作很好,近来不打算换公司。”

“木子,你在说什么呢?你大哥的家装公司可是全球知名的,不比你在那个小公司有前途吗?”

我妈听到我的话,显然很生气。

“木子不想去就不去,我知道木子一直都很努力,肯定不愿意别人说她靠裙带关系进了雅风,婉婉你也不要过多的干涉木子。”

秦叔叔发话,我听了心里冷笑,我想这个家恐怕不止秦牧森一个男人讨厌我,秦远东也未必就喜欢过我。

我远走异乡,他眼不见心不烦,也就想不到我妈曾经给别的男人生过孩子。

“妈,秦叔叔说的是,你就是太喜欢管我了,我都已经长大了…………”

我话还没说完,秦牧森起身离开餐桌冷冷的说了句:“不识好歹!”

我有些莫名其妙。

明天就是秦牧扬的婚礼,魏冉当晚住了酒店。

明天秦家将她从酒店迎娶到秦家大宅。

我最爱的二哥要结婚了,我还未给他准备新婚礼物,看着镜子里白皙的身子,心里有个疯狂的念头,我爱的男人娶了别的女人,而我还是个干净之身,我不愿把自己珍贵的第一次交给别人。

我想我疯了,我竟然想把自己的第一次当做给二哥的新婚礼物,送给他。

我发了信息给二哥,约他来几年前他偷偷给我过生日的,浪漫情缘主题酒店520房。

同样的酒店同样的房间,那时候我才十七岁,我们还是单纯的兄妹,二哥背着秦家人偷偷的对我好,将他的零用钱省下来给我花,给我买漂亮的衣服鞋子。

我十七岁时,秦牧森已经二十五岁了,整个秦家都是他当家了,他断了我的学费生活费,秦叔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不问。

我也倔强,不给就不要,从上高中就一直靠着打零工养活自己,秦牧森知道秦牧扬补贴我,也就克扣了他的花费,那时候他已经出国读书了,钱用的本就厉害,但还是每个月省一点出来给我。

我为什么那么爱他,我想只是因为他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让我感受到,我也是个有人宠爱的小姑娘。

我穿着正红色的连衣裙像个娇羞的新娘坐在酒店的大床上等着他。

我妈是个绝色的大美人,我父亲长相普通,我中和了他们俩的基因,算不上倾国倾城也称得上秀气美丽。化了妆的自己,也给人一种美艳不可方物的感觉。

我看着手机里的自己,这般好看年轻可惜再也不会爱了。

等了好久,就在我以为二哥不会来了时,门被敲响。

我惊喜的都不看来人是谁,就立马打开门,冲进来人的怀里,嘴里激动的喊道:“二哥,我就知道你会来,你会来。”

我紧紧的抱着他健壮的腰腹。

男人的身子有些僵硬,散发着有些浓郁的酒气。

味道不对,虽然有酒气掩盖,我依然闻出这不是二哥身上的味道。

我赶忙抬头一看,惊叫:“秦牧森怎么是你!”

我赶紧松开他,就要推开他,秦牧森伸手紧紧的扣着我的腰不松:“李木子,我是怎么警告你的,嗯!你都忘了吗?”

他昨日才警告过我,不要勾引秦牧扬。

“放开,这跟你没关系。”

我在他怀里挣扎。

“呵……跟我没关系,我就这么一个弟弟,我不准任何人毁了他。”

我听了,难道我跟他在一起就是毁了他吗?

“他跟那个女人在一起,才是毁了他,他不爱那个女人,他爱的是我!是我,我们才是最应该在一起的。”

我朝他吼道。

“你们才应该在一起??李木子我好像跟你说过人也分三六九等,你配吗?”

秦牧森说着就抓着我的胳膊,将我拉进房间里,一脚揣上房门。

“你要干嘛!秦牧森!”他的眼神里充满了邪恶。

他狂妄的看着我:“穿的这么性感,不就是想要男人上吗?我不介意满足你这个愿望。”

秦牧森说着就将我甩在床上,他很快的就欺身压上。

我穿了一身低xiong的红色小礼服,几经挣扎,本就傲人的xiong部,有种要浮之欲出之势。

秦牧森伸手就去扯我的裙子,我看他这样子像是来真的。

我怕了!

“秦牧森,你不是说我是下贱胚子吗?你碰我就不怕脏了你的手?”

秦牧森捏着我的下巴,似笑非笑的邪狂:“脏了就脏了,洗洗就好了,在我弟弟新婚前一夜,约他到酒店,李木子你那个妈就是这样教你的,勾引有妇之夫,你还真是不要脸,跟你那个妈一样贱,喜欢勾引有妇之夫。”

“我不准你侮辱我妈!”我愤怒的在他身下疯狂的挣扎。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我母亲尸骨未寒,你妈就带着你这个贱蹄子登堂入室,现在你又来勾引我弟弟,老子今天不好好惩治你,我看你还真是贱到无药可救了。”

秦牧森说着,就扯了我的衣服,残忍的侵略。

他是个练家子,轻易的就能治住我。我在也没有12岁那个本事儿能将他扑倒在地了。

我疼的脸色煞白,长这么大,却不知,世间竟然会有这种痛,由心到身的痛彻心扉。

秦牧森在床上对我狠的跟仇人似的,错了,我们本来就是仇人。

酒店一夜,我体会到了什么叫生不如死的滋味。

结束后,我犹如一具破烂的破布娃娃一样躺在床上,床单上一抹鲜红,那是我从一个姑娘变成女人的证明,可是让我成为女人的男人,不是秦牧扬而是秦牧森,这叫我如何不恨。

“秦牧森,你这是强j!”

我的声音嘶哑的都不像是自己的声音了。

眼泪也早就流干了。

秦牧森扣着皮带的手停顿了一下:“我喝醉了,你就当我是酒后乱xing好了!要多少钱你说个数。”

秦牧森给的解释是他喝醉了,我已经无力说什么了,我虽然不懂男人,但也知道真正喝醉的男人那里还能硬的起来吗?

他脑子清醒,酒气倒是有,醉意哪里有。

“滚!”我吐出一个字。

秦牧森穿好衣服就走,走了两步又折回,在床头柜上放了一张支票:“一百万,你赚了,我在警告你一次,以后不要再纠缠牧扬。”

我看着支票拿起,揉成一团砸在他那张清冷的俊脸上,横眉怒目吐出一个字:“滚!”

秦牧森并没有马上滚,他抬手捏着我的下巴:“别装清高了,你从小就勾引牧扬,不就是想他给你钱花吗?”

秦牧扬这么多年确实给了我很多的钱花,这是事实,我无法否认,我对他确实存在那份心思,这我也无法否认。

可是,我想跟他在一起,跟钱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很单纯的爱他想跟他在一起而已。

“怎么不说了,女人啊,要懂得自己适不适合装清高。”

秦牧森的声音就像是魔鬼的嗓音,我听着就毛骨悚然。

“你给我滚,给我滚,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我他么真恨自己为什么十二年前没拿剪刀戳死你。”

我像是个发怒的怪兽一般,将床头柜上的台灯抡起就往秦牧森上砸去,秦牧森反应快,躲开了。

“我要告你,告你强j,我不会饶了你的。”我大言不惭道,我如何能告得了他。这是个弱肉强食的社会,弱者永远都只能匍匐在强者的脚下,就是受了委屈与伤害,也只能打碎牙和着血沫子往肚子里吞。

“好啊,你随便告,赶紧带着我的液体去警察局立案去,我倒是看看哪家法院敢受理你的案子,哦,记得找你妈妈,商量一下请什么律师,看她要不要你告。”

秦牧森自然是一点都不怕。

“秦牧森……你……你就是欺人太甚!你这种人渣你会不得好死的”我气的心口急促的起伏,我不是那种喜欢骂街的人,可是秦牧森真是太过分了,骂他一句人渣,诅咒他不得好死,也难平我心里的愤怒。

我想我上辈子一定做尽了坏事儿,上天才会派秦牧森这个妖魔鬼怪折磨我。

秦牧森弯下身子,生伸出手指狠狠的捏着我的下巴,冷冷的看上我一眼,残忍的吐出几个字:“我就是人渣,就是欺你,你能耐我何!!”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摇钱树黄大仙精准资料-黄大仙精准资料大全

本文链接地址: 夫妻生活能持续到什么年龄?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